502 Bad Gateway

啊啊啊啊啊啊

重逢。

画到后面都没有激情了。。。。

各种不明意义的阿鲁巴→→→→→→←罗斯

👋🐟

暗香浮动【abo】4

  顿时僵住了身体,想要回头却不敢回头,装作没听见一样,强撑着慢慢抬脚向前走。
  “叶初阳!”
  不给他机会的,后方的人再次叫住他。
  千万思绪涌上叶初阳心头,最多的大概是懊恼,理智几乎要被omega引起的欲望和身后那人带来的焦躁淹没。此时他只得无措地站在那,走也不是,停也不是。
  然后他听见那人急忙跑过来的脚步声。
  心情不好的时候方烨然会出来走走。
  不走静谧的小道,而是闲逛在喧闹吵杂的街道上。
  方烨然自恃是个较为多愁善感的男性,偶尔一件小事,也需要排解挺久。
  脑海里千变万化,掠过无数张叶初阳的面孔,回荡是清朗中带着磁性的声音。
  他在他面前话不多,所以那些声音显得尤其珍贵。
  仅是放学时没能和叶初阳一同回家,在方烨然心中烙下了内疚,烙下了不安。烦躁充斥着内心。
  混混沌沌之余,一丝若有若无的味道牵着方烨然的心思离开了烦躁不安,他顿时将惆怅抛在脑后,像被重新灌输了好心情,沿着那气味快步走去。
  越来越浓,还混杂着别的味道汇入方烨然的嗅觉里。他心脏砰砰直跳,无法言喻的期待和兴奋,像困扰了许久的谜题快要解开。
  ——
  “……?”
  气味浓得快把方烨然包围,他突然放缓了脚步,没再向前走。
  这梦寐以求的香味令他吃惊。
  ——是信息素的味道。
  ……是个alpha。
  而且——
  方烨然直愣愣看着不远处那个熟悉的背影,快步往前,生怕他走掉,又难以置信地问道:
  “……叶初阳?”
  忽的有阵凉风刮过,混着香甜的omega的味道和不少的alpha的味道。其中最浓郁且最占据分量的,是眼前这人的味道。
  没回答,这人似乎是停了一会儿,又接着超前走着。
  方烨然又大声地喊了一声。
  方烨然突然想起,这段时间他总是能隔着这不远的距离,大声的呼唤着那个人。
  生怕错过。
  生怕距离更远。
  叶初阳深呼吸一口气,鼓足了勇气,也没想好该怎么解释,终是回过头了。
  而方烨然刚好也站到了叶初阳跟前。
 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秒,不远处酒吧里放纵的omega和alpha们的信息素还在涌出,不停干扰着叶初阳的理智,方烨然打量着这样一个他第一次了解到的,叶初阳的模样。
  结果下一秒就让叶初阳呼吸一窒,理智差点崩塌。
  他哑着嗓音道:“……你是omega?”
  “啊?……哦,不是,我身上这是omega用香水,闻起来像而已,你仔细闻闻看其实不是……”
  “不是omega为什么用omega用的香水?而且你的信息素味这么浓,你骗我。”
  “我没有,这是打泼了才这样……”浓。
  方烨然最后一个字还未吐出来,就被眼前alpha强烈的威压给止住了动作。
  叶初阳信息素放得十分张狂,连周围的人也被影响,无一不透露出他优秀的基因。
  方烨然被扣着手腕,拉上了宾馆。
  他从没想过信息素拥有这样的能力,他动弹不得,胆战心惊,背后一片冷汗。
  叶初阳此时唯一的念头只有作艾,他欲望得不到疏解,眼前的人好像从头到脚都在勾引他。
  方烨然头昏眼花,还没来得及消化眼前发生的突变,他强硬的挣脱开叶初阳的手,朝房间门走去——他甚至都没意识到什么时候叶初阳已经开了房间,拉着他来到了这。
  接着他感觉到充斥在房内的信息素陡然一变,令他呼吸不畅,手脚发软。
  方烨然脚底像踩在棉花上,惊恐地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,那个好闻的信息素味,让他起了反应。
  他刚摸到门把,后头就不断溢出水来了。意识开始混沌,方烨然急躁地试图拧开门锁,一只手重重的拍在门上,阻止他打开。
  叶初阳就紧挨在他身后,方烨然回头,叶初阳比他高出一个头,他正好嗅着叶初阳颈处浓郁的信息素味,那味道不断刺激着他,他下盘不稳,腰软的几乎站不住了,快醉在这香味里。
  “呃……”
  叶初阳撩开方烨然上衣的下摆,指尖带着冰凉的温度,轻点在他的脊背。
  “不……”
  方烨然猛地推开叶初阳,他从未有过这种感受,本来在方烨然预想中不会有第二种用途的后穴,此时在为接受什么东西而自主分泌着液体。
  他知道这是叶初阳的原因,这个alpha——他一开始以为是同他一样的beta,结果是那生物本能让他不得不臣服于高他一级的alpha。
  “你清醒一点!我是beta,不是omega!”
  方烨然逃开叶初阳的掌锢,往房间里躲去。然而房间里有什么,一张床,他发现自己跑错了方向,才磕磕绊绊的又朝浴室里去,盘算着能将叶初阳锁在浴室外。
  可叶初阳没给他这样的机会,伸手一抓,扯着方烨然的手臂把他往床上一带,按着方烨然的肩膀,不让他起身。方烨然无可奈何,推搡着挥了一拳过去,正打在那人的颧骨上。
  alpha发出了一声闷哼,他捂着疼痛的地方,紧接着被方烨然推下了床。
  这一下让叶初阳清醒了不少。